从散养到规模化转变的阵痛

散养开始向规模化养殖过渡,这种转变必然带来行业的阵痛,而这种阵痛又遭遇了金融危机这个“不速之客“。

事实上,2007年生猪价格的异常波动,已经显现出这个行业转变的端倪??散养开始向规模化养殖过渡,这种转变必然带来行业的阵痛,而这种阵痛,因全球范围内经济环境的巨大变化而格外剧烈。

自7月11日起,我市生猪出场价格开始止涨趋稳。猪价“奔腾”趋势暂得以缓解,虽然仍高位运行,但也是个好消息。可是回过头来,我们需要清楚这场肉价的异常波动,带给了我们什么?我们如何去实现这个行业的稳定性?

7月12日,沪深两市一片萧条,而当日的农业板块却“红星闪耀”,这个板块的“策划者”就是生猪养殖及加工类个股,其“领头羊”新五丰最高涨幅超7%。

虽然4月下旬以来,沪深两市萎靡不振,并被笑称为“中国熊”,但两市农产品概念股票,却稳扎稳打,尤其是肉产品生产及加工企业,不断在弱市中“逞强”。这类股票之所以能够“傲世独立”,就是因为他们有着不同寻常的“背景”??肉价创下近几年来的新高。

7月9日,国家统计局公布的CPI中特别提到,在创下新高的数据中,食品价格同比上涨了14.4%,而在食品的组成中,猪肉价格同比上涨57.1%,不仅直接影响食品价格,甚至影响价格总水平约1.37个百分点,有分析说猪肉“绑架”了CPI。

生猪产业的周期缩短了

宋永成拍了一下双手,长方形的猪圈里,几百条仔猪腾跃而起,“怎么样,看我的猪健康吧。”

7月上旬的一个中午,记者赶到了省生猪价格监测点??寿县蓬天养猪厂。这个养殖厂还冠有其他众多头衔,其中之一是农业部科技入户养猪示范基地,而且这个养猪厂根据其他相关协议,必须始终保有活猪储备。这家养猪厂也是记者采访中看到的设备最先进、养猪时间最长的生猪养殖厂。宋永成是这个养猪厂的法人代表,从1998年起即开始从事生猪规模化养殖。

“我们这有相关产业链,这也是为什么我的这个养猪厂叫‘厂’而不叫‘场’的原因,我始终认为我这里是工厂化生产和经营。”宋永成介绍着他这个养猪厂的特别之处。

谈到肉价的异常波动时,宋永成说,生猪生产有一定的周期,有高点有低点,但以前基本上为四年一个周期,而现在缩短到两年一个周期,且波动幅度比较剧烈。

1998年当他刚开始养猪时,便碰上了肉价的低谷期,在2003年时,由于疫情较重,猪肉价格同样大跌。但到了2007年,由于很多养殖户已经退出,导致那一年猪肉价格大幅上涨,那一轮上涨也引起了国家的高度重视,出台了相应的扶持政策,但由于资金大举进入养猪业,2009年生猪出栏量猛增,生猪价格一低再低。其中,六安的生猪养殖一度进入猪粮比价5:1的红色区域,这样又有一部分养殖户开始退出。经过2010年稍作平稳之后,今年又出现了大幅上涨。“别看现在的猪肉价格高,一轮上涨过后,价格又会降下去,关键是学会在波动中生存与获利。”宋永成已经看透了猪肉价格的周期规律。

转型之中遭遇“不速之客”

“像过去千家万户搞生猪养殖的形式将一去不复返了。” 2009年,在肉价低谷时,市畜牧兽医局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,生猪生产主要靠规模养殖场,散养户将逐渐减少。而现在,散养户已经大批次减少,但相对稳定的规模化养殖还未建立起来。

行业发展有其规律性,但为何这几年波动如此之大?

事实上,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速,小农式养殖业同种植业一道逐渐被抛弃,取而代之的是规模化养殖。但由于种植业的发展有明确的政策扶持,种植业对资本的诱惑力显得直接而且明显。相对于种植业,养殖业的发展则显得相对滞后,处于自然式发展状态。从我市情况看,根据国家统计局六安调查队提供的资料,今年一季度规模养猪出栏的12万头肥猪中,非农单位企业只占25%,散养户存、出栏量占比仍超70%,但从趋势来看,规模户和非农单位户已呈现出明显的增长趋势。

2007年,肉价异常波动之后,国家为鼓励生猪产业发展,增加市场供给,曾下达了相关扶持资金。六安就连续多年获得中央支持生猪产业发展专项资金,生猪规模化养猪也渐成规模,但为何这种异常波动短期内再现?

市畜牧兽医局提供的分析认为,由于养殖成本高,比较效益低,再加上疫病等影响,导致传统散养户大幅减少,而规模化养殖户增加速度有限,规模户生猪出栏远远不能替补市场空缺,从而扩大了市场供求矛盾。

记者从部分资深养殖户处了解到,在2007年国家支持生猪产业发展时,巧遇金融危机前夕,诸多行业发展受挫,资本大举进军生猪养殖业,更有为了套取国家资金而临时兴建养猪场之流,这打破了行业发展原有秩序。在随后肉价的持续下跌中,这部分资金开始撤离,再加上散养户由于亏本而放弃养殖等因素,集中导致了母猪存栏偏少、仔猪供应偏紧,育肥猪出栏量减少,肉价大幅上涨。而这也导致了相关主管部门对市场信息的误判,致使供求关系出现超越预期紧张。

每当CPI高企的时候,总有一个说法,猪肉价格涨幅过快,带动CPI上涨,以至于出现了所谓的“猪肉‘绑架’了CPI”。而事实上,猪肉涨价只不过是物价上涨中的一分子而已,肉价上涨如此之异常,除了供求关系这主要矛盾之外,还得“归功于”整体物价上涨这个大背景。

金融危机爆发前,物价异常波动,而其公认的“罪魁祸首”就是肉价,随着金融危机的爆发,肉价也进入了持续的低谷。金融危机之后,伴随着经济复苏出现的是物价上涨,而关系百姓最密切、上涨最快的依然是肉价。肉价的上涨与整个大经济环境是相伴随而生,正因为如此,生猪产业在从散养向规模化转变的过程中,才显得如此剧痛。

期待行业的稳定性规避剧烈波动

大涨之后必有大跌。市物价局在最近的一份价格动态分析中提出,需要关注的是,养殖户基于“生猪价的大涨之后必有大跌”这一规律性认识,为避免风险,对生猪补栏心存疑虑,积极性不高。

同样,国家统计局六安调查队二季度调查显示,二季度全市生猪规模养殖出栏和存栏结构出现新动向,肥猪出栏量和仔猪存栏量双双逆市下降。这也即意味着,生猪生产可能出现新的变化,因而加强监测研究,实现行业的稳定性是重中之重。

正如上面所提到的,生猪规模化、产业化是必然趋势,只不过无行政力量的推动显得过于缓慢和吃力。那么在政策的扶持之下,如何实现这个行业的稳定性呢?

我们来听听养殖户的建议。

对于如何实现生猪行业的稳定性,宋永成认为,首先可以借鉴粮食最低收购价政策,实行生猪最低收购价。在平衡点附近设置最低收购价,这样可以保证养殖户不至于有太大亏损,为其从事生猪养殖提供基础保障,在此基础上,进行养殖户的自然淘汰,这是实现行业稳定性的基础。他说,既然可以实行冻肉储备,那么实行最低收购价政策也会有一定的可操作性。

其次,生猪养殖需要的饲料、药品最好有个统一标准,就如同卫生标准一样,最好实现县、市级区域性统一,这样避免出现大范围生猪疫情,否则,可能会出现交叉感染,这也是实现行业稳定的一大关键因素。

再次,生猪养殖管理部门最好统一协调。目前大方向是农业畜牧局管生产,商务局管销售,虽然看上去很明晰,但容易导致生产和销售的脱节,这就需要建立统一管理单位,综合把握。

最后,对生猪产业的扶持,要有针对性,有重点,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,出台大笼统政策,这样无异于产业发展,在应急之后,还会出现大波动。

国家统计局六安调查队综合科科长王奎提出了一些调查意见。他认为,虽然规模化养殖渐成趋势,但养殖方式需要加快转变,许多养殖场仍然是传统式养殖方式,这不利于产业化的提升,也不利于生猪养殖的长期稳定。他建议,对规模养殖应改善产业结构,加快产业升级。对于广大散养户,鼓励和引导组建养猪专业合作社,建立起“合作社+农户”的产业化经营模式,实现“互惠互利、风险共担”。同时他强调,部门之间应加强沟通协作,密切跟踪生产和市场变化,做好形势研判,主动引导广大养殖户根据市场的变化和需求来优化调整生产结构,促进生猪生产稳定发展。

编后:

一事物,有其发展变化的规律,在经济学中,体现得尤为明显。当产品供不应求时,价格上涨,吸引更多的资本涉足该领域;但由于涉足该领域的各方资本超过了行业应有的饱和度,进而引起价格下跌,一部分资本退出该领域。市场就是在这样的波动中实现动态的平衡。

生猪价格涨涨跌跌,本应是平常之事,但自2007年以来,生猪价格的波动,就很少有“平凡”之时。

“雁过留声”,察历史而鉴之。不同寻常的价格波动之后,我们需要审视波动的原因,影响,并着手反观和修正我们所采取的应急之策,避免紧随而来的反向波动,进而实现行业的相对稳定。

基层管理部门理应掌握生猪养殖和市场反应的第一手资料,掌握新情况,发现新动向,就掌握的信息进行梳理分析,并提出可供问题解决的参考性意见,不因地方小,能力有限而不作为。肉价波动虽属全国性,但各地认真调研,实际掌握和反映情况,有可供实施的意见和建议,这对于国家作出产业发展决策,实现行业稳定起到至关重要作用。

You can leave a response,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.

Leave a Reply

网站地图xml地图